云归有九片羽毛

马天宇 尹正 狄芳本命 一点也不勤快

嘿 别忙着找粮了 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?


你好,我的两个爱(gui)豆(nv)是马天宇和尹正

就突发奇想想把自己入坑的故事(优雅滴)写一写[跟你们港港二伯哥和小伯哥的两三事儿]

如果有羽毛或者阿九想单独看自己爱豆的故事,请往下刷 有分割线哦

*马天宇🐠🐠预警(故事特点:沙雕又不明觉厉)

我喜欢马天宇是因为一个特别沙雕的理由。2013年,我小学毕业(没错我今年高三啦)。当时exo刚刚火到中国,身边有个别女孩子开始追,我当时心里就有点小羡慕,觉得追星好好玩的样子,我也想追星。但是又不想追红得发紫的,不知道哪个女同学给我传授的沙雕观念:不出名的明星比较容易追到。我也不知道追到是个什么概念,但是还是坚定不移的相信了这句话。

    某天我在家里的电视点播里面看到一个武侠专题,里面有贺小梅,我有些惊讶,哇哦~原来贺小梅就是他演的。小时候看怪侠一枝梅,小梅迷人的人设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然后我一锤拳,决定了!我也要追星,我要追马天宇!!emmmm(然后我粉了宇宇,到第二年就火了)

    其实当时小孩子追星能干什么呢?无非就是百度一下,听听他的歌,了解了一下背景,觉得啊我家天宇真是不容易。至此也不会再有太多关注,但是至少自己可以炫耀说自己在追马天宇(现在想想真ta母亲的羞耻)。直到后面,我使用了一个神奇的网站——B站,这就是罪恶的开始了。
在那里,我知道了马天宇还有一部没有上星的剧叫《少年神探狄仁杰》,当时b站很多少年狄芳的剪辑,俘获了我的小熏熏。在百度网盘上补完了少狄的全集,芳儿的人设深深把我迷住,成为了我的本命。狄芳作为我,第一个喜欢的bl cp,至今也是我的本命cp(没错,就是宇宇拉我进的腐⭕)。然后我就开始至死不渝的追随马天宇同学(马天宇同人的味道,竟该死的甜美)。

    就这样到现在已经5年了啊,虽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理由,但是凭借着我对宇宇的爱掺杂着点“我一直只喜欢这个男人”的小小自豪感就真的足够了。这几年在马天宇的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,比如现在的待人接物的态度上有些受他的影响;emmmm因为宇宇进了同人⭕,学会用爱发电,自己产粮。←这个很厉害了,为了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,我现在会写文(虽然是个透明),会摄影(学传媒当过摄影生,虽然技能在追🐠上没有派上用场),会剪辑(自摸自学中),会P图(虽然有点水)差不多吧,总之宇宇一路来真的影响了自己很多,也特别感谢他。

近期马天宇一直都很忙碌,感觉他一直都在拍戏,但播不出来的都不多,18年电视剧除了一部三国机密以外就不再有其他剧的消息,待播剧越积越多让我有些小担忧(心里话要小声bb),,,咳,总之呢,喜欢宇宇是个细水长流的过程。

-----------爱的分割线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尹正小哥哥预警
    比起喜欢马天宇时的细水长流,尹正小哥哥的感情来的更加澎湃具体。入坑比较晚咯(因为自己本身有爱豆),是因为看声临其境。一开始知道他的时候,对他是蛮有好感的,因为自身来说特别喜欢那些年轻有演技有实力的演员,但也只是有路人的那种好感。

    真正开始入坑的是总决赛时候张国立的一句话,他说毛毛是这么多期周冠军里面年龄最小的。当时就感觉 天啊,这个男孩子怎么那么优秀?然后接着往下看,看到毛跟朱亚文台词对飚的那一段特别戳我,当时他就已经是那一场总决赛里面我最有好感的嘉宾。

    后面就开始去了解他,一开始说看看就算了,但是后面发现,woc演戏配音那么好,居然是学音乐专业的?居然因为当过群舞演员跳舞那么好??还是跆拳道黑带???有了这些附加技能下面什么喜欢机车,是个中二死宅的属性就特别惹人喜爱了。性格还特别好,对哥哥的爱慕也是很戳人,同人也超好吃。后来就开始无法自拔了,感觉连褶子双下巴都是帅的[舔屏]现在我粉了五年的马天宇都不知道被我搁哪儿了。至此,小哥哥就成了我是的朱砂痣,宇宇就姑且是白月光吧。

其实说实话现在对小哥哥的关注会更多一点,毕竟马天宇我是角色入坑,但是尹正是真人入坑,可能会更深刻一点。也可以说我更喜欢尹正的人生观吧。但其实自己一般会觉得,因为尹正是热烈的红朱砂,所以一开始总会比白月光更吸引人一点,再到后来的时候,可能我对两个人的爱会变得平均一些。

吓死我了 吓死我了╯﹏╰幸好平板找到了
不然以前p的图就没了 以前一直舍不得发的
现在找回来就立刻存了图再说

就…想让两个爱(gui)豆(nv)同框啊´◡`不是拉cp哦(以前试图拉郎,但后面发现他俩没啥cp感,所以我还是乖乖地萌all马和all尹好了)

话说想问一下有没有人还记得少年三伯哥的梗啊(宇宇是二伯哥 毛毛是小伯哥)

如果有人对这两只的拉郎感兴趣的 可以找找我以前剪他俩的视频……哦懒得找是吧?那我搁在评论吧😊

今天是和电竞主播小姐姐同款发型的尹正小哥哥😝

今天直播玩的开心啊(*^ワ^*)

P1-P2 陆警官:[池律师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道理,嗯?]官方水印最为致命

p3-p4 原图

p5-p6 日常胡思乱想

_over

【周尹】【丁修X苏三省】卫生间(pwp一发完)

从喜欢里再翻出来马住

未翳:

警告!警告!警告!
丁修X苏三省|民国au|大型拉郎现场|OOC!


深夜把生锈的小三轮拉出来……


打卡上车

蒋蒋~你们看

找同学要的,自己也在中山读书,拜托一个小仙女找另外一个在榄中的小仙女今天新鲜拍下来。

哇哈哈哈自己原地爆炸一下,谭俊鹏啊嘿嘿嘿嘿嘿……(又傻了一个)

傻完之后看着自己刚才的蠢样子大概会删掉吧???哈哈哈(ಡωಡ)
留颗心心再走呗~

【懿平】别弄脏了朝服(儿童车卜卜)司马懿X刘协(平)

不要在意这个滴俗的小标题

正剧懿平HE完结撒花🌸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🌸🌸

为了庆祝HE,赶天赶地终于赶(zao)出了一辆破三轮儿(其实在很久之前就开始写了,写到大结局才写完)但是这都不重要!

冷寿光历史上活了一百多岁呢,私设没die,emmm还有什么呢?算了,打个ooc慎入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“陛下,丞相文学掾司马懿求见。”仲达?刘协睁开眼,清了清嗓,“宣。”

司马懿刚进来的时候刘协才将身子撑起,“司马卿这么早来见朕,所谓何事?”

“今天是臣当职以来第一次上朝,来早了,便到陛下这边来等上一等。”

刘协无奈的笑了,皇后不生病都不见你上朝。他将正要关门的冷寿光喊住,“冷常侍,皇后染了风寒就让她在寝宫好好休息吧,今日不必来服侍朕了。”

“喏。”

    “怎么?这么疼老婆啊。”司马懿走上前来。

“仲达一大早赶来,可是掾曹有了什么动作?”

“没事儿就不能来看看你啊?……难道是臣坏了陛下什么好事么?”

“嚯,我能有什么好事。”刘协慢悠悠地下榻,走向床边的铜盆,“仲达这么早过来见我,又无公事商讨,难不成是想服侍朕洗漱更衣啊?”

司马懿抿着嘴点了点头,“未尝不可啊。”刘协沾了水了素帕顿了一下,敷到脸上,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玩笑,竟被应承下来。司马懿也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,擦了脸,对方竟还真的就接过帕子放在铜盆中搓洗。

“以前哪,到处指使你伺候我,现在应该也到了还债的时候了吧?”将素帕拧干挂到檀木架子上。

刘协抄着手站在一旁,“我可没逼你啊,你自己自愿的。”那人凝视着自己好一会儿,被盯得脊背发凉。司马懿突然凶巴巴的凑上前,刘协下意识的身子微微向后仰。两人像木头人一样又僵持了一会儿,司马懿突然露出恭
维的笑容,

“臣服侍陛下更衣。”转身去取在香炉旁熏了一夜的朝服。

天才蒙蒙亮,现在更衣也未免过早了。刘协叹了口气“仲达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?”

司马懿将龙袍放置在铜镜旁,不耐烦地把刘协牵过来,“真没有。”

“绝对有。”刘协不依不饶。

司马懿松开他的手,大大咧咧地倚在铜镜旁,“好啊,我想感受一下我们的皇后娘娘每天早上做的事情,体验每天她做的一切。她病了,我想为她分忧,我看上她了。”

“你敢?!你再乱说我就喊人把你抬出去了啊。”

“臣不敢,”憋笑,“听话,哥哥一大早过来,只是想为弟弟做些事,难道陛下不允么?”

“好好好好,怕了你了,换吧换吧。”


    司马懿将冕冠捧起举到刘协面前,刘协嫌弃地往后躲了躲。

“干嘛?”

“我想问你干嘛,你穿衣服先戴冠的?”

“emmmm……那就从下往上穿吧!”司马懿摆了摆手,拿起下裳。

刘协长长地叹了口气,这家伙为什么像没自己穿过衣服的样子,“先着上衣,再围下裳,然后围蔽膝束佩,最后戴冕冠。”

“哦哦哦哦。”司马懿又忙手忙脚地去取上衣,暗骂自己紧张个屁,毁了一世英名。

“欸,仲达你轻点,别把我的朝服弄皱了……”

“哎呀,跟个娘们儿似的啰嗦死了……真是麻烦。”

……好咯

总算将上衣挂上刘协身上了,“等一下!”司马懿刚刚拿起下裳又被刘协喊住了。“你又要干嘛?我的陛下,,我的小祖宗……"
“咳,昨夜愠热,朕图凉爽,便赤脚卧寝……呃,我先去穿个罗袜,你等我一下。”刘协说着就毫无形象地朝床边跑去。

司马懿跟了过去,“臣来服侍陛下穿……”
……
以前都没有注意过,他的脚踝竟这般细小,一只手便可以轻松地握住,然后就可以提着这个小巧白皙的脚踝环到自己的腰后……他妈的,怎么又想起那个梦。刘协见司马懿握着自己的下足半天没有动静,偶尔还无意地揣抚几下,刘协怕痒,虽然他没有如何大动作,但脚有时会突然绷紧,司马懿也还是毫无感觉。

“仲达……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跟唐姐姐吵架了?”

司马懿抬头,正好对上了刘协关怀的目光。“怎么可能啊,你个笨蛋。”抬手就往对方的脑门上一戳。拿起罗袜迅速地套上扎好,顺便仗着刘协不反抗,捧着脚丫子肆意地揉搓了几下。

“你到底要干嘛?”

“像个未裹脚的女娃娃,哈哈哈……”司马懿说完就跑。

“诶诶诶,”刘协跟着他快步走回铜镜前,“别在屋里搞那么大动静啊。”

    持着大带从前绕到后,交叉束紧。哇哦,
“你当皇帝不应该有好酒好肉的吗?怎么还这么瘦了?”

“皇兄自幼身子不好,体型甚是消瘦,我的体型与他稍显健硕,故而一直克制自己的饮食……欸,太紧了……”

“唉,看着自己的弟弟都快瘦成他的老婆了,我这当哥哥的于心不忍哪。”

“你少来,你今天怎么尽拿我同女子比较,再瞎说,把你扔出去……喂!”司马懿抓着蔽膝的革带用力一勒,“胆儿肥了你啊,当了几天皇帝心里就没我这个兄长了?还把我扔出去,真是长本事了……”

司马懿届时已经捧着冕冠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往刘协头上扣。看着玉旒摇摆不定地没过他的眉眼,最终在朱唇上方停滞不前,司马懿的喉结情不自禁地动了动。随即心虚地怕被对方注意到,便将脸转至一侧假意咳嗽两声……然后继续调整冕冠。将缨系到颔下,充耳捋直垂至两耳旁……忽然一个细节,让司马懿敲定了自己心中一个只敢想想的主意——刘协的耳朵红了!原来这个傻子并不是没有察觉到今天自己的不同,但却不显不问……

    司马懿将玉笄从冠侧的铜镙口仔细地插入,正身打量,还真像那么回事。以前也见过他穿朝服的样子,但也只能在庙堂之上望一眼,而如今却近在咫尺,司马懿感觉自己心中汹涌的浪潮都要飙到嗓子眼儿了。

刘协没由来地感到不自然,对面司马懿的眼神似是没有聚焦点,但他明显在盯着自己看,只是不和自己对视,就像平时人盯着某一处发呆,眼前的事物会发虚一样……还有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挂着脸上。
一个不动,一个不敢动。

左边的缨带没弄好欸,司马懿注意到。于是便凑近伸手要将其捋直,怎料刘协竟后退了一步。他害怕了?不知道为什么,司马懿或许是有些心虚,忽然就跳跃性地蹦出这个疑问,他心里莫名生一股恼火,于是步步逼近。自然而然的,刘协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,也一直退后。

“啪!”冕冠的后延磕到了雕柱上,摇摆的玉旒断断续续打在玉石上。前头的玉旒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司马懿的鼻尖。

近到不能更近了吧?

刘协的视线慌乱地扫过那人严肃的脸,那对拧紧的剑眉,最后无奈地对上了那双锋利的鹰眼……

“怎么?这么怕我?”

“没有啊,我只是……”未言罢,司马懿便极快地伸手将眼前的玉旒掀起,侧头吻了上去。

不,其实还可以再近一点。

    “嗡——”两人的耳边一时间都是这个震耳欲聋的声音。其实司马懿已经紧张到了极限,并不存在什么游刃有余,所以也只在唇间停留了片刻便起来了。emmm……紧张之余还是有感觉到很柔软,司马懿这样想。作为兄长,就算是吃了豆腐也不能怂啊,于是司马懿很快就控制住了面部表情,望向了刘协。

刘协的态度平静得有些出乎意料,他抄着手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,从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,甚至说看到了他哥哥的影子,一种只属于帝王的冷漠。司马懿的心顿时就凉了大半截,完了完了。这个死要面子的人回想起今天早上的一系列事情,现在看起来是多么的滑稽。也是,人家有伏寿,自己又有唐瑛,他怎么会接受嘛。哎呀,自己刚才居然做出那种事,真是太唐突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会怎么看自己……

“那个 ,,义和,我……”刘协突然噗嗤的一笑,吓得司马懿把话都吞了进去。

“总算开窍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司马懿才感觉眼前恢复了色彩,重新将人拥入怀里,刘协歪头将嘴唇贴了上去,一时间,唇齿交错。司马懿谋智过人,情商也不低,唯独对他们的关系尤其愚钝,或许心中一直有所顾及。两人也一直装疯卖傻地相处着,如今司马懿的坦诚以待,想必已然将顾虑放下。

    司马懿将刘协打横抱起,走向龙榻。

“沉不沉?”

“嗯?”

“我这朝服总有一钧之沉。”

司马懿将刘协放到榻上倚起身子,“陛下尊至九鼎,今臣得以为尊献呈绵力,幸何如之啊。”司马懿温柔的笑填满了刘协的整个眼眶。突然感觉腰间的手有所动静,刘协伸手握住,“不可。”

“怎么?义和的身子我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“不是……换一次朝服耗时甚久,我怕待会赶不及……”

“没事,穿着来也无妨。总之,我今天吃定你了。”

刘协刚要回话,话语提到喉间却变成了一声慌乱而短促的倒吸,司马懿口中的柔软润湿了刘协脖颈间的喉结,又转用齿厮磨上一阵才开始照顾脖颈的其他地方。用力地将交领扯开一个大口子,手从里衣右衽探入游走其中。司马懿的手掌很温暖,甚至有些炙热,使得刚起床身子尚还冰凉的刘协轻轻打颤。

先把滴滴放到评论🙈

当一个编导生的爱豆是马天宇时……

链接在评论哦

这是一份作业
当一个传媒编导生的爱豆是马天宇时,老师布置的传媒作业,爱豆就会被迫入镜……好吧,其实宇宇已经是这个MV主要人物了
        这个MV也送给在漫漫追鱼路上的毛(zi)毛(ji)们

直接在这里写剪辑作业的解刨好了
     作业:尝试自己制作一个MV
     要求:1.时长30s+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实拍(可适当添加影视素材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.镜头运用适当并能说得出理由
作品阐述:
歌曲:手花-马天宇
色彩运用:该MV调色基本只调了差距大的,然后就没怎么调,因为不是很会啊,怕瞎调调丑了,但没加美颜(老师说作为一个传媒生不应该在剪辑或P图时添加所谓的美颜效果,因为会把画面中的人物脸部的棱角磨平,而且使作品在行内人士眼里像是五毛钱特效[使其艺术鉴赏价值下降]不是我说的)
视听语言:1.归纳利用MV的特征,运用大量的空镜头和特写镜头;平行蒙太奇[MV中的剪辑,摄影,写文,打手稿]
特点:尝试运用视听语言达到空间转换的作用
emmm暂时先写这么多吧,或许这个作品算不上完美(毕竟是初次尝试),但起码做到不尴尬(希望吧),总之,如果能有些建设性的建议指导,那实在是万分感谢了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[慕容白&王元芳]空枝时(六)

    几日过去,慕容白已然好了不少,每天过得也甚是惬意。每天早晨,王元芳起时,慕容白也跟着醒了,只是不动声色,然后倾听他舞剑的声音,注视他的晨影,暗暗揣摩他的剑法。当那人烧火做饭时,慕容白又睡下,直到听到他来唤自己,再将眼睛睁开。喝粥,吃药。王元芳走后又开始睡,有时睡到下午,有时睡到傍晚。反正午饭他是不吃的,但王元芳总会在锅里给他留一点。晚上与王元芳熄灯畅谈,因为白日的奔波,王元芳有时候聊着聊着就睡了,然后换成慕容白盯着熟睡的样子。有一次就这么盯着,竟就过了整夜。不得不承认,好看的人,看多久都不会腻……当然,他也不否认这是种变相的自恋。

    这日慕容白破天荒地在天还没亮时就醒了。昨天明明那么晚才睡……望了一眼身旁熟睡的人……还在睡着。慕容白感觉身子被体内的真气窜得有些愠热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望着桌上的茶壶,慕容白试着将它移动,结果力量过大,一道蓝光从掌心腾出,茶壶瞬间被高高的甩起来。糟了,慕容白快速跃到空中将茶壶托在手中,缓缓落下来。慕容白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双手,眸子里却分明闪烁着复杂的神色,喜忧掺半。幸好,没弄醒床上的人……否则就要赔了。慕容白回到床上,打算迟些告诉旁边的人。就这样,闭眼等到天亮。

    寅时,王元芳准时醒了,轻轻的起身,提剑出了门。慕容白听见咻咻声就坐了起来。他不想再等到晨色正好,下床行至窗边,终于看到了那人的身影。身姿挺拔,剑气凌人,广纳星川的眸子中,带着几分慕容白不曾见过的狠戾,神色却是怡然自得。慕容白看到了不属于这身粗布麻衣的清傲——原来他的傲气,全抑在了剑里。慕容白扫了一眼窗外,想了想,猛然拍案从窗口跃了出去,拾起树下的枯枝,挑住王元芳的剑,一气呵成。王元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然后旋腕平刃,与他对起招来。

    王元芳也猜到慕容白是习武之人,但他总感觉有些奇怪。慕容白的剑法好熟悉,虽说不得多高超,但也绝对不弱,也能说是中规中矩。直到慕容白挽了个剑花……对,剑花,一个王元芳熟烂的甚至已经在出招时形成一种习惯挽的剑花。
他在用我的剑法和我过招!王元芳意识到。虽然说自己的剑法并不是独创或是有何独到之处,但出招的习惯和顺序都是烂熟于心的。不过慕容白显然只仿于形,并没有什么杀伤力。
“慕容,你……”
慕容白抬头与王元芳相视一笑,突然就变了招。王元芳本觉得慕容白这样的人用剑都是招招凌厉的,但慕容白真正出招的时候,他的剑法却有种飘飘然的感觉。还真的是好看,但杀伤力一般,虚招、花拳绣腿比许多剑法都要多。王元芳觉得很奇怪,慕容白使剑时总觉得他会抛出什么,但却什么都没有。总的来说,慕容白即使真正与自己以剑对击,依旧是处于下风。他的招数有破绽,但王元芳却不想去点破他,于是便留了一些余手。

    慕容白自然是看出来了的,他有点小憋屈,虽然对方也没露出什么轻蔑一类的表情,但他发现王元芳的攻势减弱了几分……这便足以撼动自己的自尊心了。要知道,自己憋着不用法术是单纯地想和对方比试古武,虽然明明想好了会有不及对方的心理准备,可当真的摸清水平之后就还是不甘心地逞输赢还没有敲定时翻个盘。于是攻势愈发凶猛,从开始的跟着剑法心诀走转变为粗犷直接的攻击。

    王元芳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甚至在慕容白的木枝从腰侧擦缝而过时,都能听到余鸣。两三个来回下来慕容白竟将王元芳逼至一个尴尬的境地——王元芳无法保持让双方都毫发无损的情况下去与其对招,让慕容白不伤到他的情况下也不伤到自己。此时王元芳退到了老树前,没有了退路必须尽快做出选择。慕容刚恢复……

王元芳发了个虚招让慕容白有机可乘,与此同时他说了一句话:

“慕容,你乱了……”

几乎在同一时刻,王元芳的胸口中了一掌,只见他一吃痛,就向后栽去……

“元芳!”慕容白一惊,快步上前将人揽入怀中。王元芳有些尴尬,挣着要起却因伤口的撕痛又倒了下来,身子一软,再也起不来了。
慕容白双手扶住他的肩,“难道你的胸口上有旧疾?”王元芳疼得说不出话来,只得点点头。
“抱歉,我…都是我不好……”慕容白看着怀中的人一声不吭满头冷汗的样子甚是痛苦,于是将王元芳的双手抬起,紧紧握住,忽然蓝光乍现,萦绕全身。
“你……”
“我之前说过啊,我怎么会骗自己的恩公呢?”慕容白温柔地笑笑。王元芳惊讶不已,同时又感觉浑身清凉,疼痛也有所缓解,全身松散,疲惫十分,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……

OK